关于刘董

Sunny CocoStory

Sunny Coco 在创立豆花王国之前是一名黑社会分子,从事借贷活动。在2009年,Sunny Coco被限制拘留於霹靂州紅杜侃(Lumut)。除了是身为成功的企业家,近年来Sunny Coco也是一名网络红人,犀利的语言见解让他在社交媒体累积了超过20万的粉丝追踪。

古来佬伴豆花是本地第一个在商业註册局註册的豆花品牌,除了拿到清真认证,在全国各地都有分销处外,也在早前进军澳洲,並大获好评。品牌创办人刘少品(Sunny Coco)捞偏门起家,3年前由黑转白,並活跃于社交网络,经常自製视频发表意见,因敢怒敢言,累积大批粉丝。

大耳窿和豆花佬的反差也太大,但偏偏刘少品都能扛。被限制居留在霹雳红土坎2年,回到家乡柔佛古来后,决定金盆洗手,並机缘巧合地开始了豆花生意。网络上人称「干你娘哥」的他说自己浪费了整整30年,3年前苦干实干把生意做大,即是希望能弥补逝去的时光。

古来佬伴豆花创立3年,间中经歷被伙伴背叛和被指盗用品牌,绊脚石多,是非也不少,但刘少品的雄心壮志却没有因此被打击。「因为我知道如果不拼下去,就会走回头路,而且会比以前更凶狠。我们由黑转白不容易,太多人失败了。」

母亲的话

 

从霹雳红土坎回来后,85岁的老母亲劝他走正路,「母亲说她担心我30多年,劝我不要再做。」刘少品此前是大耳窿,虽然至今未曾觉得放贷有错,也不 曾后悔,却愿意重头再来。「我不曾杀人放火,只是没有执照开银行。被限制居留时,所有財產都被充公,还倒欠90万,混了30几年,最后什么都没有,全是一场空。」

 

他直言:「我到今天都还是觉得大耳窿帮了很多人,反而银行不通情达理,商人要借钱周转非常不容易,相比之下,大耳窿的服务很周到。」他说,从前的人 很讲信用,反之现在的人还不起还借了一组又一组,又不愿意协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那些泼红漆啦、恐嚇、骚扰的事,我们做老板的是不知道的,都是小弟自 作主张。」

 
 

因为不涉黄、赌、毒,退出江湖其实只需要解散集团,「大耳窿没那么难,不像贩毒,你说收手不做,马上就有人来把你干掉,因为有太多不可以流出去的秘密,那种就是放不掉的。我呢,要放下的不过就是权力和尊严,底下的小弟多,一开声就几百人站出来,如果放弃,就剩自己一个。」

 

其实从强制迁往红土坎那天起,刘少品就有心改造,除了在规定的时间到警察局报到,也下定决心不触犯任何条规,包括完全不踏出红土坎半步和每天晚上7 时之前回家。「我守得住,也必须守住。如果犯规被捉到,就要关(坐牢)4年。」自称「再世孔明」,也许听来臭屁,但这一句话说起来却感慨万千:「只要自由,我要做什么都可以做到。」

 

关于SUNNYCOCO

Know more about our company

关于 Sunny Coco

blogpost

Know more about our company

部落格

ourgallery

Check out our portfolio and photos

相册

ourVideo

Check out our portfolio and photos

视频